事后烟(二)

事后烟(二)

告诫,自觉:梦幻粮食道德模范上限杠杠的,请绕道!免得您老伤神伤心遭摧残!心贵,赔不起!"
==========以下为正文============

热水冲刷着浴室,水流漫漫沿着轨迹流向下水道,疲惫以及疼痛随着水流的滑下渐渐得到舒缓,仰起头,任哗哗的莲蓬密密麻麻的跳跃在这张俊美的脸上,如果真的要形容此时的周泽楷,估计就只有一个词——色气!

慢慢向后聚拢一头略长的发丝,露出略显深刻精致的五官,侧耳悉听水流的呻吟,丝丝扣扣的钩出脑海中一些画面,这算是哪门子的情况啊!!!!枪王内心默默的呐喊,不平静中,“我还是,输了!”昨晚的电光火石之间,周泽楷无意识的把叶修和君莫笑重叠,输了呢,愿赌服输!

等等,问题好像不在这里!枪王周泽楷奇怪的反射弧绕了一圈,终于意识到问题在哪了,“前辈,我,发生关系。。。”关掉水闸,幽幽张开双眼,默默看着自己的修长的十指,昨晚它们交缠在那人的颈项之间,狠狠抓着那人背后的脊梁骨,抵住那人的胸口,轻触胸腔感受那人鼓动的心跳。。。

“咝~~”疼!颈侧的肌肉向主人提出抗议,它被虐了,眉毛微皱,什么情况啊?雾化的玻璃看不清任何东西,周泽楷推开淋浴房的门,沿着一路被自己扔掉的衣物,走向镜子前,哦no,“。。。牙?!!”周泽楷微蹙着眉,有点不可置信的摸了摸那一圈清晰可见完整的印迹,前辈的牙齿很健康啊,是不是蛀牙都被烟熏死了?!好吧,我们的枪王大人奇怪的反射弧又一次出现了。

枪王大人并非白纸一般的初哥,从某些方面来说,拥有奇怪反射弧的周泽楷是一个很容易接受事实的射手座,相较于叶修这枚稍显精分的双子座做来说,枪王大人果断给出结论,“。。。事故,意外!”至于细节、原因、过程等等,都不重要,如何cover掉这个插曲才是周泽楷关心的现实。

没有前浏海的遮盖,镜子清楚的映射出周泽楷湿润清楚的五官,眼角闪现的不羁,眉宇之间挑起的弧度,轻抿双唇,那是被荣耀众人形容成呆萌纯良无公害的周泽楷,还是荣耀游戏中制霸一方的枪王一枪穿云?答案:从来都是一个人,不是么?

周泽楷无比庆幸自己是在B市,秋天已经够冷,当初就是担心气候冷多带了件高领毛衣,还好不是在S市,或者G市,一个是秋老虎的厉害,一个根本就还在夏天。

打开行李箱,惹眼的白色羊毛衫静静躺在一角,周泽楷抽出折叠整齐的牛仔裤,麻利的套上,白色宽大方高领毛衣妥妥的遮盖掉凶残的牙印,拉高领子,周泽楷孩子气的把下巴埋进柔软的织物中,满足的眯起漂亮的眼睛,发出意味不明的“呵呵”。

“小周,起来了吗?”门外传来江波涛的声音,“韩队招呼大家在大堂集合,商量中饭。”其实说中饭也有点晚了,昨天这么一折腾,看看时间也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。

门轻轻打开,江波涛看着白衣牛仔的周泽楷愣是被深深钉在原地,知道自家队长作为联盟的脸面长得帅,但是周队总有办法轻而易举地刷新江波涛建立起来的防线,比如说现在,落地窗透进的阳光,花色复古的波斯地毯,泛着水汽的白色脚指,指节明显修长,白色的高领毛衣,勾勒出腰,近乎直角的肩线,打湿了的头发还滴着水,水珠沿着发角慢慢向下,消失在高领的毛衣之下,也许划过锁骨,也许。。。。。。有那么一瞬间,江波涛脑海中闪过一个让他很饿的词——秀色可餐。

“。。。江?”周泽楷拉了拉江波涛,在江波涛的面前,周泽楷总有点莫名的孩子气,“进来?”

“哦,好好,我说小周啊,饿了么?韩队请客啊,B市到处是吃的。”江波涛边说边进门,瞅着一地丢着的衣服,应该是周泽楷昨天穿的,“昨天喝多了,衣服上都是了?快洗洗!”作势要捡起地上的衣物。

周泽楷猛的拉住江波涛,生怕按照江波涛的细致,多少会看出点什么,“不用!衣服多。饿了!”言简意赅,小江啊,别捡了,不用洗,大爷衣服带的多着呢,现在填饱肚子是关键,饿了!正确接收到指令,江波涛在周泽楷半拉之下走出房间,关上门,向电梯走去。

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,周泽楷内心暗暗告诉自己,要和叶修见面了,镇定,事故事故!只是场事故!

TBC

评论(1)
热度(35)

© 手残可有脑残无药 | Powered by LOFTER